《堤中纳言物语》

日本最早的短篇物语集

爱虫的公主

《爱虫的公主》在「恩满的世界」、“平安日本:揭秘《源氏物语》诞生的时代”有节选译文,推荐阅读。


从前有一位喜欢蝴蝶的公主。这位公主家附近,住着按察使大纳言注1的宝贝女儿。大纳言和他妻子都非常优雅体面,他们给了女儿饱含爱意的教育。

然而他们的公主有着异于常人的想法:“世人沉迷于‘花呀蝴蝶呀注2’这些表面上漂亮的东西,这很肤浅,也很奇怪。人应该诚实,应该有追求事物本质的志趣。”
她收集了各式各样令人毛骨悚然的昆虫,把它们放进各种箱子里,饲养它们、观察它们。
观察过程中,公主感叹“毛虫这种生物既奇妙,又优雅。”她整天把前发挂在耳朵后面,将虫子放在手掌上,如痴如醉地欣赏它们。
她身边的年轻侍女们非常害怕那些昆虫。由于男孩不怕,公主召集来一些男佣,让他们把箱子里的昆虫取进取出,她还询问他们昆虫的名字。发现新品种的虫子时,公主会给它们起一些有趣的名字。
公主心想:“人呀,喜欢用美化外表的方式(化妆)来掩饰自己的缺点,这样其实不好。”
她从来不拔眉墨眉,也觉得把牙齿染黑注3“又麻烦又不干净”。
公主顶着一口白牙,总是一脸笑嘻嘻地和她所喜爱的虫子们朝夕相处。
有时,她身边的侍女会被昆虫吓跑。每当这时,公主殿下都会觉得莫名其妙。她大声斥责这群大惊小怪的人“不懂规矩,真无礼”,还用浓密黑眉下的双眼瞪她们,侍女们越发惊慌失措了。

公主的两亲心想:“公主实在有些奇怪……”“她已经开始独立思考,也有一些不同寻常的想法。但我们和她说的话,她常常反驳,真让人为难。”
他们觉得公主不仅有叛逆的想法,还顶嘴,很不妥当。
“虽然道理上说不过她,但传出去名声不好啊。喜欢外表美丽的事物是人之常情。别人会说‘那个人(公主)竟然对恶心的虫子感兴趣’,多不成体统啊。”
公主反驳说:“没事的。探究万物的经过,结果和本质,这非常有意义。只会说闲话的人实在幼稚。蝴蝶还是毛虫变的呢。”说着,公主把饲养的正在变化成蝴蝶的毛虫取出来,拿给父母看。
她还说:“人们穿的丝绸衣服,是从蚕蛹里抽出来的注4,当蚕羽化成蝴蝶后,人们反而置之不理,蝴蝶也没什么用了。”公主的父母哑口无言。真不愧是公主,她和父母交谈时,连他们的面都不见,因为她认为“鬼和女人都最好别被人看见注5”。
她把母屋注6的帘子微微掀起,挂起几帐注7,就以这种状态得意洋洋地和父母谈天论地。

这件事被年轻侍女听到后,她们议论纷纷:“公主虽然能说会道,但这样不太成体统,简直像胡闹。”
“到底得有多幸运,才能服侍隔壁那位爱蝶的公主呢?”
一位叫兵卫的侍女唱起和歌:“公主口口声声说蝴蝶是毛虫变的,自己却只爱毛虫不爱蝴蝶。唉,世间的人都以花儿和蝴蝶取乐,而我们呢,却陷入了不想变成蝴蝶的毛毛虫(指公主)的世界。”
听完歌,名叫小大辅的侍女笑道:“大事不妙,公主的眉毛都快变成毛毛虫了。她那一口白牙啊,也长得像毛虫的皮似的。”
名叫左近的侍女说:“冬天也不用担心没有御寒的衣服啦,反正毛虫都快堆成山了,不穿衣服(把那堆毛虫当衣服)都可以。”侍女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闲话。
一位年纪比较大的侍女听到后,数落他们:“你们这群年轻人在说些什么呀。我并不认为传言中那位爱蝶的公主比咱们公主好。我觉得只喜欢蝴蝶却厌恶毛虫很蹊跷。把毛虫和蝴蝶放在一起,一般人都不认为它们是一样的。但是,毛虫蜕皮后确实会变成蝴蝶。我们这位公主为了探索这个过程而饲养毛虫,她是非常用心的。而且,抓蝴蝶容易得疟疾。总之,喜欢蝴蝶不是什么好事。”
年轻侍女们被年长侍女像是故意讨好爱虫公主似的这么说教,很不服,在背后说她(年长侍女)坏话。

公主给了帮自己捉虫的男童许多奖励,包括他们想要的东西。男童们捉了更多让人恐惧的昆虫,献给公主。
公主说:“毛虫的绒毛虽然很棒,但它和(故事、和歌之类的)文学作品没什么关系,有点无聊。”
于是,公主捉来螳螂和蜗牛,并让男童们把相关诗歌大声唱给她听,她自己也跟着吟诵:
蜗牛角上争何事注8
公主觉得“这些男童的名字太普通,有点无趣”,于是给他们起了昆虫的名字。蝼蛄男、蛤蟆麻吕注9、稻蜻蜓、蝗麻吕、雨彦注10变成了男仆们的爱称。

这件事被老百姓知道了,大家都在传公主的闲话,说她很怪异。
有个名叫右马佐的上达部注11的儿子注12对这事儿来了兴趣,他胆子比较大,听完这位公主的事情后说:“她虽然很喜欢昆虫,但一定害怕这个。”
说着,公子拿出一根布带子,做成一条逼真的“工艺蛇”,像活的一样。他把“蛇”放进一个鳞片纹样的袋子里,然后在袋子上绑了一封给公主的信:
“想要常伴你左右,就像这长长的身体一样,我的心意也会长久不变。”
公主的侍女们看过信后,也没多想,就将礼物献给了公主。
公主接过礼物说:“这个袋子看起来空空的,居然这么沉……”
她解开了袋口的绳子,袋子里的“蛇头”猛地抬起来了。
侍女们看到突然出现的“蛇头”后害怕极了,“蛇”引起侍女们一番骚乱。但公主却很冷静,她悠然地念道: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然后对侍女们说:“这蛇是我前世的亲戚,你们冷静点。”
公主的嘴在发抖,她把头扭向一边自言自语:“你们只要在心中默念它和我有血缘关系,就不用惊慌了。别总是一惊一乍。”
公主一边说着自我安慰的话,一边用树枝一类的东西将那条“蛇”引到身边。即使是我们这位爱虫的公主,看上去也有些心虚,她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去,像在花丛中飞舞的蝴蝶,还发出蝉鸣般尖锐的声音。
侍女们吓得逃走了,她们一边跑一边想着公主刚才奇怪的样子,忍不住大笑起来。
她们把蛇的事禀报给了大纳言。
“什么!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情,你们就眼睁睁看着公主陷入危险,还扔下她自己逃跑,太不像话了。”说着,大纳言取下大殿里的太刀,持刀向公主的房里奔去。
大纳言赶到了公主身边,他仔细观察这条“蛇”,发现它其实只是个手工制品。他把“手工蛇”拿在手里,感叹道:“这瘆人的东西做得太逼真了。”
大纳言对公主说:“一定是有人听说你喜爱昆虫,才弄出这样的恶作剧。尽快给他回信,这事儿就算结束了”。说完,大纳言回去了。
侍女们听说那“蛇”是假的之后,厌恶地说:“这事儿做得太过分了。但不写回信又不太得体。”于是,她们给公主送来许多粗糙的纸注13。公主还不太会写女性常用的平假名注14,于是用男性的常用的片假名写了返歌:
“今生若有缘,极乐净土注15见。不过您若以蛇的姿态出现,想缠住我恐怕很难。福地之园注15见。”
右马佐读完回信后心想:稀奇,居然回了这么古怪的信。无论如何,我都想见见那位公主。

他和自己的朋友中将注16商量,两人决定变装成普通身份的女人去偷看公主。
趁按察使大纳言外出的时候,他们来到公主家北边的立蔀附近注17
男童们并未发现有什么异样,他们像往常一样,在草木间走来走去。
男童说:“这片树丛里全是毛毛虫,太棒了!快看。”
男童捞起公主房间的竹帘,对公主说:“发现非常有趣的毛毛虫了!”公主用爽朗的声音命令:“是吗?快带过来看看。”男童却说:“毛虫太多啦,不知该抓哪个好,还请您亲自去看看。”
于是,公主像个男孩子一样大大咧咧地踏步走来。
她掀开竹帘,探出身子。右马佐和中将从树枝的缝隙看过去。
公主身披一件仿佛快把脑袋覆盖住的、毫不造作的和服。中分的额发顺着脸颊清爽地下垂,头发似乎没梳过,乱蓬蓬的。眉毛又黑又浓,鼻子棱角分明,看上去非常清秀。她的嘴角可爱动人,牙齿也没染黑。一点儿也不性感。
“如果化了妆,一定非常漂亮,真可惜呀。”右马佐感叹,“居然把自己弄得这么寒碜,本来可以不这么难看,明明有气质,有美貌,真是可惜啦。”
公主身着练色绫织注18的袿衣,上面套了一件螽斯纹样的小袿,裙子是引人注目的白色袴衣注19
公主似乎非常想看那虫子,她把身子伸到竹帘外,说:“哇,太棒了。不过,如果被阳光暴晒就不好了,它们一定想往这边爬。把毛虫们赶到这边来吧,一只都别漏掉。去吧。”接到公主的命令后,男童们把毛毛虫唰啦唰啦地抖到地上。
公主拿出一把白色扇子注20,她曾在上面用墨水做真名(汉字)书法练习。她把扇子递给男童,说:“把捡到的毛虫放在这儿上面吧。”
男童捉了毛虫放在扇子上,交给公主。
右马佐和中将心想:“对这家人来说,有这种女儿真是意想不到的灾难啊,可惜了这位公主的美貌和气质。”

“真是太可惜了。”右马佐一边盯着公主一边在心里叹息。
右马佐和中将正思考着关于这公主的事。这时,站在附近的男童发现了他们。
“奇怪。”男童盯着两人,心想:“有人站在立蔀那儿偷窥公主。虽然他俩是相貌堂堂的男子,却穿着奇怪的女装……”他把这事儿告诉了名叫“大辅”的侍女:“不好啦。公主现在一定和往常一样在专心研究昆虫吧?但是有可疑人物在窥视她,她已经被人从外面看见了,请你转告公主。”
大辅像往常一样拜见公主。她站在竹帘外,一边和公主交谈,一边慌乱地抖掉身上的毛虫。由于害怕那些虫子,她不敢靠近公主,只是站在远处禀报:“请您进屋,有人正在偷窥(端近注21的)您,您被外面的人看到了。”
公主以为侍女又想制止她和昆虫玩耍,于是回答:“知道了。被看到也没关系。这没什么羞耻的。”公主想了想又说:“唉,真扫兴。你不会是在撒谎吧?说什么立蔀那儿有人在偷窥,其实是想让我到房屋深处去玩虫子吧……”
公主命令男童:“蝼蛄男,帮我去看看是否真有人在偷窥。”
蝼蛄男立刻跑去侦查,果然看到了可疑人物,他回来禀报公主:“确实有可疑人物在偷窥您。”
公主听后,立即起身,把毛毛虫放进袖子里,转眼间跑回了屋里。
这时,映在右马佐眼中的公主是这样的:身高(不高不矮)刚好,头发的长度差不多达到衣角,很浓密。虽然发端没有修理过,也不是一簇一簇层次分明,却很整齐,看上去非常有魅力。
“其他女孩若没有这位公主的姿色,即使拥有符合常识的行为和态度,也是很可惜的。但是,如果像这位公主一样,打扮这么不得体,即便很清纯很有气质,但如此熟不拘礼的态度,仍个性过头了。唉……太可惜了。为什么她会有喜欢虫子这种令人不快的爱好啊。明明长得很美。”右马佐心想,“不过,我可不能就这么空手而归。我要让她知道,她被我看到了。”
于是,右马佐拿出叠纸注22,用草汁注23在上面写道:
“就像你看着手心里满身是毛的毛毛虫一样,我也想把你放在手心欣赏。注24】”
右马佐挥了挥扇子招呼男童过去,男童走到他身边。
“把这个交给你们公主。”说着,右马佐将书信递给男童。

男童将书信交给了大辅:“这是站在那儿的人献给公主的。”
大辅看完书信说:“太过分了。这多半是右马佐干的好事。他居然把公主的脸比喻成瘆人的毛毛虫,他一定看到公主了。”
大辅给了公主一些忠告,公主的反应是:“仔细想想,没必要因为这事儿觉得耻辱。人啊,生活在如梦似幻的世界里,无论谁,只要活着都会经历许多好和不好的事情,都能进行好坏评判。所以主观的好坏判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考虑客观的绝对真理。我现在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探索真理)了,像刚才那种无聊的事,不用再禀报了。”年轻的侍女们无力反驳她,只是觉得公主很无情。
右马佐和中将心想:“大概会有回信吧。”于是他俩站在原地等待。侍女们把男童叫了过去,对他们说“这事真棘手啊。该怎么办才好呢。”有些侍女认为还是应该写回信,也有些侍女认为写侮辱信的右马佐很可恶,还有些侍女认为在外面等回信的右马佐很可怜,而且不写返歌是失礼的行为。
于是她们代替公主写了返歌:
“我的心和普通人不同,所以称呼别人都用毛虫的名字。能告诉我您作为毛虫的尊姓大名吗。”
读完返歌,右马佐回了一首:
“能和你那毛虫般的眉毛匹敌的珍奇女性,这世上还真没有。”之后,右马佐和中将笑着回家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第二卷注25。 


【注1:按察使大纳言】按察使负责监督地方官政绩、视察当地民情,属于从四位官员。多兼任大纳言、中纳言。关于日本官位,可参阅《日本官位相当表》。

【注2:花呀蝶呀】指追求外表华美的东西。也暗示与男女恋爱、风花雪月有关的事物。

【注3:拔眉墨眉,染黑牙】这个时代12到14岁左右的女性,一般会画眉,染齿。画眉前要将眉毛拔掉(墨眉类型参考图)。染齿,把酒和醋倒在铁片上,用氧化后的液体把牙齿染黑,据说能预防蛀牙。染齿的习俗一直延续到明治时代左右。

【注4:从蚕蛹抽出】那时的人知识水平有限,不知道蚕会吐丝。

【注5:鬼和女人都不能见人】是一句谚语,据说古时候,贵族女性和亲兄弟不能面对面交谈。公主把这个古老习俗沿用到了父母身上。公主可能想强调“平安时代的女性在出嫁前很少见人,就像鬼(最好也不要被人看见)一样。”

【注6:母屋】寝殿造中央的房间。寝殿造具体介绍

【注7:几帐】在室内起隔绝作用的移动式窗帘。(参考图

【注8:蜗牛角上争何事】白居易诗作,全诗为“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随贫随富且欢乐,不开口笑是痴人”。

【注9:麻吕】加在人名或动物名后面,表示亲切的爱称。相当于“さん”。

【注10:雨彦】多足纲动物(马陆、蜈蚣等)。

【注11:上达部】三位以上的公卿

【注12】平安时期,上流社会的贵公子可分为两种典型类型。一种是薰大将(《源氏物语》角色)的类型。一种是匂[xiōng]宫(《源氏物语》角色)的类型。前者属于善于内省的、有教养的青年。后者属于享乐型的纨绔子弟。《趁此机会》中的中将、《不逢坂权中纳言》中的权中纳言都属于前者。本文中的“右马佐”属于后者。

【注13:粗糙的纸】用不柔顺,煞风景的纸写返歌,表现出公主的不满。

【注14】平安时代的女性通常先学平假名,再学片假名。但这位公主是按男性的学习方法,先学片假名。

【注15:极乐净土、福地之园】二者均指佛教用语中的极乐净土

【注16:中将】近卫府次官,右马佐的朋友,年轻的公子哥儿。

【注17:立蔀】细细的木头纵横编织格子,里面是板材,立在庭院中起遮蔽作用,防止外面的人看到屋子里面。(参考图

【注18:练色绫织】练色指带白色的浅黄色,一般是上了年纪的人爱用的服装颜色。绫织指织有各式各样花纹的丝绸。

【注19:白色袴衣】女性通常穿红色袴衣,男性穿白色袴衣。

【注20:白色扇子】中古时期,贵族男性常用桧扇,女性常用衵扇(彩绘并饰有金银箔的木扇)。

【注21:端近】指屋内离外面很近的地方。贵族女性的日常起居都在屋子深处进行,周围用竹帘、几帐和屏风等围起来,防止自己的生活别人窥视。如果不慎被人偷窥到,人们会认为这位女子很轻浮。

【注22:叠纸】陆奥国生产的浅黑色的纸。从“揣在怀里当擦鼻涕的纸”到“写情书的信纸”,功能多种多样。

【注23:草汁】由于公主喜欢昆虫,昆虫又生活在草丛里,所以右马佐用“和昆虫相关”的草汁写赠歌,表现出右马佐才智出众。

【注24】前一句“满身是毛”谐音“用心很深”,表面上说毛毛虫,其实暗指不拔眉,眉毛像毛毛虫的公主。后一句“放在手心”谐音“鸟笼”,指深深印在心里,忘不掉。

【注25】故事本身没有第二卷,这是一种写作技巧,留给读者想象的余地。

图片来源

评论
热度(2)

© 《堤中纳言物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