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堤中纳言物语》

日本最早的短篇物语集

关于香炉的联想(火取物语)

《关于香炉的联想》在「恩满的世界」”有节选译文,推荐阅读。
(“火取”是一种香炉。原标题“与伏笼【注1】的“笼”谐音のついで”赋予古日语的意思后,直译为“关于香炉(火取)的联想”,即“火取物语”。)


“春日长雨降纷纷【2】”,中宫【3】一边唱歌,一边向房子外面眺望。现在是白天,外面的雨下个不停。
这时,台盘所【注4】传来女子们的声音:“一定是中将来了吧。你闻这香味,他和往常一样带了香料过来。”
女子们议论纷纷的时候,中将已经来到中宫面前【注5】。他对中宫说:
“我昨天晚上去拜访了父亲,期间见到了您这里派去的御史。父亲在宅子东面【注6】的红梅树下埋了【注7】熏香。我今天不是很忙,就把父亲埋的熏香给您送来了。”
说着,中将把父亲包装好的一束美丽的红梅和装熏香的银壶交给了这里的中纳言【注8】。
中纳言来到帐台【注9】前,把中将赠送的礼物展示给中宫看。
中宫让几个年轻女孩取来火取【注10】,并点上中将送来的熏香。
中宫挪了挪身子,悠然自得地横躺在帐台旁的御座上。她那头长长的、波纹型的秀发层层叠叠地遮住了身上的红梅色衣物,只看得清衣角。

中宫身边的侍女们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轻声交谈起来。过了一会儿,中将来了。他说:
“看到这香炉,就想起一个别人告诉我的故事。”
一位年纪比较大的宰相女子【11】对中将提议:
“是什么样的事情呢?我们中宫今天在家挺闷的。不如,您说出来给她解解闷?”
中将打趣:“这么说,你准备接在我后面讲啰?”说完,他开始讲故事。

“从前有个身份高贵的公主,她和偷偷来往的男子【12】生了一个可爱的孩子。
虽然男子心里非常爱公主,但他的正妻喜欢吃醋,不准他去见公主。
然而,男子和公主的孩子怎么也忘不了父亲。男子偶尔来看望他们母子时,孩子就粘在父亲身边。
男子偶尔会把孩子带回自己家。每当这时,公主从来不会催促孩子‘早点回家。’
一段时间后,男子好不容易顺路来公主家看望母子时,他发现孩子很寂寞,大概是因为难得见到父亲。看到父亲后,孩子非常高兴。
男子一边抚摸孩子的头,一边看着他。男子想起自己身兼要事,不能在公主家久留。
他起身离开时,由于孩子养成了跟父亲回家的习惯,便像往常一样粘着父亲。
父亲觉得孩子很可怜,只好停下来对孩子说:“那就和我一起走吧。”然后抱起孩子准备带他一起离开。
这时,公主只能痛苦地目送父子俩。
公主一边摆弄面前的香炉,一边隐忍着自言自语:
‘连孩子(“孩子”同香炉的“笼”)都跟你走了,我呀,就像这火炉一样独自一人(“独自一人”音同“香炉”)被扔在这儿。我好想你们……’
男子在屏风13】后面听到了公主的独白,非常心痛。他把孩子还给公主,自己也留在了公主身边。
听完后,我(中将)对讲故事给我听的人说:‘这位男子一定非常爱他的公主吧,他俩的感情肯定非同一般’,并试探性地问了问他俩的名字。
但对方并没有告诉我这两人的名字,只是笑着不了了之。
好,我讲完了。轮到你了,中纳言。”

中纳言说:
“我要讲的,由这香炉联想到的故事可就没这么有意思了。但那件事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那是最近发生的事。”中纳言开始讲故事:

“大约去年秋天,我到清水寺去修行【14】。
当时,我的房间和隔壁的房间只隔了一面屏风。隔壁传来独特的熏香味,我想旁边住的应该是一位身份很高贵的女性。
从我听到的动静推测,她身边没几个人。那位女子一边念经一边供佛,还时不时地抽泣。我仔细聆听她的动静,很想知道她是谁。
第二天是我住在清水寺的最后一天。那天傍晚,我正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刮起了大风,叶子沙沙地向音羽(日本地名)的瀑布飘散。那是深色的枫叶(红的黄的都有),我的房间里也飘进了很多枫叶。
我站在屏风旁边,正盯着这些枫叶发愁的时候,听见隔壁那位高贵的女性用非常小的声音悄悄唱着歌:
‘我讨厌这个残酷的世界,我想舍弃这个世界,但这并未改变无情的我。而树叶却被狂风吹散。’‘我在风暴面前也和树叶一样。’这些话深深印在我心里。但对方并不在意隔壁的我是谁(以及是否听到她的独白),只是继续自言自语。
当时我考虑过接她的歌,但直到最后,我也没出声,而是直接下山了。”

中纳言讲完后,中将对她说:
“真没想到你当时会那样做。不过即便如此,你现在也不用在意了。
那么,下一个讲故事的人是谁?少将,该你了吧。”

被称为少将的女子说:
“虽然我不太擅长讲故事,不过有件事可以和你们说说。
之前,我的祖母到东山京都市东边的山)的某座寺庙去修行,我也跟去了。
当时,有好几个气质高贵的女性聚集在尼姑庵主(寺庙的主人,是一位尼姑)屋外,非常引人瞩目。
我很想知道她们在干嘛,于是走到近处去观察她们。
我透过障子【15】上的纸洞往内窥视,看到尼姑庵主房里的竹帘内立着几帐【16】。
几帐外面,两三个干净的法师正在打坐。几帐旁有一位美丽的女性正低着头,看上去倚靠什么东西坐着。
那女性把法师叫到自己身边。法师问:‘你有何事相求?’由于距离太远我当时没听清谈话的具体内容。看情形是那位美丽的女性想当尼姑。不过,法师看上去很踌躇。
那位女子想进一步让法师了解自己的决心。不久,她一边说:“那这样吧……”,一边往几帐的缝隙处放了一个栉[zhì]箱【17】的盖子,里面是比她身高还要长半米以上的美丽黑发。那些秀发盘成一圈,有的露在盒子外面。
削发女子的身边有个看上去大约十四、五岁的年轻女孩。女孩的头发比身高长15厘米左右,她身穿浅紫色的袭【18】,红色的袷[jié]衣【19】。她用袖子遮住脸,哭得很伤心。
我推测那女孩多半是想要出家的女子的妹妹吧。妹妹身边有两、三个侍女,她们身穿紫色的裳【20】,也在止不住地流泪。女子身边似乎没有乳母【21】的陪伴。
我觉得这位削发女子很可怜,于是拿出一把扇子,在扇子边缘用小字写道:‘虽不知谁想出家,但我这旁观者看着,也觉得可怜,想哭’。
写完后,我把扇子递给旁边的年幼侍女,让她把扇子交给‘妹妹模样的女孩’。
妹妹看过后,给我写了回信,信的内容既有趣又儒雅。
和她的回信一比,我觉得自己写得差极了,为自己轻率的行为(在扇子上写歌,并交给侍女)感到羞耻,后悔……”

正说着,有人宣布皇帝大驾光临中宫的宅邸。于是,大家纷纷起身准备迎接皇上。少将的身影也消失在人群里。


【注1:伏笼】罩在香炉上的笼子。

【注2:春日长雨降纷纷】全文为“相会与君后 不起不眠彻终夜 夜明日晓时 春日长雨降纷纷 眺此雨景度终日”(浦木裕《古今和歌集》恋歌三),表现了妃子们在天皇不常访问的后宫中的寂寞心情。

【注3:中宫】指平安时代中期天皇的妃子,比皇后入内(见《折樱花少将》注12)晚,地位和皇后相当。

【注4:台盘所】放置盘子等食器的地方,即厨房。

【注5】这位能自由出入中宫的宅邸的中将,应该是中宫的兄弟。

【注6:东对】平安时代贵族的住宅叫寢殿造,寝殿造里的“东对”是该住宅的主人的夫人和家人居住的地方。

【注7:埋熏香】为了保证熏香的效果,保存熏香需要一定湿度。埋在土里保湿能使熏香在使用时发挥应有的效果。

【注8:中纳言】这里的“中纳言”是中宫的侍女的称呼。平安时代,身份高贵的女子可以和男性兄弟面对面交谈,但不能直接接受对方赠送的礼物。故此处由中纳言代替中宫接受中将的礼物。

【注9:帐台】贵夫人的坐席。置于寝殿造中心。(参考图

【注10:火取】一种香炉,通常用木头做外壳,内部用铜或陶土制成。(东京国立博物馆参考图

【注11:宰相女子】中宫的一位侍女,其父亲可能是宰相。

【注12】平安时代的结婚,很多男女是分开居住的。一般是男方去女方家拜访。文中,由于公主的身份过高,她没办法成为男子的正妻。男子也只能悄悄去见公主。

【注13:屏风立在房间里,起隔离作用的装饰品。可折成两面、四面、六面。

【注14:修行】在寺庙或神社里生活数日,期间进行祈祷。

【注15:障子】日本房屋用的纸糊木框,亦作shoji screen。如(用木框糊纸的)拉窗,拉门,纸拉窗,纸拉门。

【注16:几帐】在室内起隔绝作用的移动式窗帘。(参考图

【注17:栉箱】装梳子的盒子。(东京国立博物馆参考图

【注18:袭】十二单中的“五衣”,又称为重袿,穿在单衣外面,有色彩浓淡搭配的衣服。原来为五层不同颜色的衣服,后来简化为同一件衣的开口处缝五层布料而成。

【注19:袷衣】即夹衣。寒冷季节穿的、用丝绸制作的厚衣服。(参考图

【注20:裳】(摘自百度百科“十二单”)平安朝时期成人女性着正装时,围在后腰的长裙(类似男性的裾),考其源起,当是日本于奈良时代学习中国文化的结果。裳的质地多为绫或纱,颜色有紫緂、白、秋青等,纹样则为州滨、波浪、花鸟、小松原等等。

【注21:乳母】身份高贵的女性身边通常有乳母的陪伴。文中这位出家女子身边连乳母都没有,说明该女子已失去身份,沦落到孤独的境遇。

图片来源

评论

© 《堤中纳言物语》 | Powered by LOFTER